足球新闻当前位置:主页 > 足球新闻 >

中国男排平了在世锦赛历史的最差成绩

时间:2018-09-19 17:43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中国男排以五战全负的成绩结束了世锦赛的征程,平了在世锦赛的历史最差成绩。本次比赛中国队表现较差,五场比赛没有拿到一个积分,暴露了与世界强队在发球、一传、进攻及串联等各个环节全方位的差距。
 
  主攻手杜海翔被多次派上场替补接发球,但效果并不理想,他的一传效率只有12.12%。中国队在对埃及、荷兰、加拿大等队的比赛中多次取得领先,但在中局后就会出现一传和进攻失误,根子在于一传稳定性较差,关键时刻就会出现问题。
 
  整个五场比赛中国队进攻得到209分,而这五场比赛对手共得到271分,对巴西队的比赛中国队光是进攻环节就输给对手23分,对荷兰、加拿大和法国在进攻端也都输了10分以上,对埃及队则输了2分。
 
  进攻不行,一个原因是一传较差,战术进攻组成率较低,另一原因是全队除了江川以外,其他人强攻实力不足。副攻陈龙海的快攻成功率高达70.73%,但受限于一传较差,他的出手次数并不是很多。刘力宾和季道帅的后三梯次进攻成功率也比较高,可惜这样的战术攻组成率比较低。
 
  本次比赛中国队暴露最大的问题是一传较差,五场比赛中国队的一传到位率只有28.42%,一传效率只有19.74%。实施每球得分制以后,一攻是球队的“定心丸”,而一传是保证一攻成功率的生命线,一传到位就可以打副攻的快攻及主攻的后三梯次进攻等战术球,否则只能打调整强攻。与世界强队相比,中国队的一传到位率要低15%左右,这也导致中国队的一攻成功率比世界强队低了20%左右。
 
  在一传排行榜上,中国队无人进入前20名,主力主攻手刘力宾一传比较薄弱,五场比赛一传效率只有17.29%,他也遭到了对手的追发,承担了全队35.19%的一传任务。由于他的一传到位率偏低且失误多,中国队的一攻质量受到较大的影响,另两位接发球人季道帅、童嘉骅的一传也不稳定,一传效率分别为26.14%和28.21%,全队缺乏一个稳定的保障型球员。
 
  主要得分手江川承担起全队35.79%的进攻任务,他的强攻实力强,但失误较多,进攻效率只有28.75%。刘力宾和季道帅的后三及平网攻成功率比较高,但强攻实力不足,打调整攻的成功率比较低。副攻饶书涵进攻比较弱,作为副攻,进攻成功率只有40.54%。中国队在每局15分前进攻的组织和配合比较正常,但一到中局后就会出现各种配合失误而导致的无攻过网、处理球过网等令人遗憾的失误,浪费了不少得分机会。二传手毛天一传球不稳定,经常在每局的后半段给江川传出“倒三角”的球,影响了江川在关键球的发挥。
 
  此外中国队小球串联比较粗糙,经常看到防守已经起球,但却无人接应等现象,这说明全队平时对细小环节抠得不细,才会出现各种大手大脚地失误送分。
 
  中国男排平了在世锦赛历史的最差成绩,有许多问题值得总结,但通过这次比赛,江川、刘力宾、毛天一等年轻队员得到了锻炼,江川在小组赛的得分榜上排在第二位,他要挑起全队的核心大梁,还需要减少失误、加强关键分的能力、进一步提高自己的防守水平。
 
  中国队在本次比赛的拦网表现不错,五场比赛拦网共得到52分,场均达到10.4分。五场比赛中除了对荷兰队时拦网处于绝对下风,另外四场比赛拦网得分都高于对手,对加拿大队的比赛中拦网得到18分,相当惊艳。二传毛天一和主攻刘力宾的个人拦网能力都比较强,副攻饶书涵和陈龙海的拦网有起伏,但在对加拿大、埃及和巴西的三场比赛中两人的拦网发挥相当不错。在拦网榜上陈龙海、刘力宾和饶书涵排在第9-11位,全队的拦网总体令人满意。
 
  中国队的发球一直是最薄弱的环节,本次比赛中国队的发球只得到18分,发球失误多达43次,尤其是刘力宾发球51次就出现12次失误,失误率达到了23.53%。全队只有江川和季道帅的发球有一定攻击性,但与世界强队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。其他强队连副攻和二传的发球都很有攻击性,而中国队的主攻的发球普遍比较软,经常让对方一传轻松到位,打出快速的进攻。
 
  中国男排并非一无是处,在对加拿大队的比赛中不仅拿下一局,第四局还处于领先,但在关键时刻出现一传和进攻的失误而与胜利失之交臂。在对埃及队的前两局分别以15-11和17-13领先,但却接连失误而将优势拱手送出。
 
  从比赛过程来看,中国队最大的问题是发挥起伏太大,在对加拿大队的第四局,对方在关键时刻发出三个菜球,但中国队自己却哆哆嗦嗦,接连一传不到位,导致进攻受阻。既有心理问题,也有技术问题。在对埃及、荷兰和加拿大队的比赛中,都是在关键时刻一传直接失误而丢掉一局。